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意见建议
搜索
查看: 61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灯芯山,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前天 17:00
  •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3550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24-5-7 16:19:49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三月的阳光柔润细腻,温柔地拂过每一寸土地,诉说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南方的春最令人迷恋的就是那山儿,一座连着一座的山丘,凑成连绵的特色,一种特有的魅力音韵。
    认识一条村路,就认识一个地方的人与文化。南方的村庄,无论村大村下,人们总喜欢在村口植一棵大榕树。村里的人无论走闯四海八方多久,榕树是记忆里最初的起点。他们习惯性的把榕树的气根引到心里,久而久之,心里便有了一树成林的达观。

    灯芯山,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海丰人社区 HFren.cc

    01
    三月的田野,麦苗像一块巨大的绿油油地毯,生命的蓬勃生机即铺开而来。村口那袅袅的炊烟与那金黄色的油菜花,给这一路的踏青增添无尽的色彩。透过时光的缝隙,往事一幕幕洒在草地上,宛如一片绿洲。

    “灯芯山”隔壁是“马蛤池山”,山前的美如画一般的水库是老一辈人口中说得“玄乎”的“马蛤池”。快经过的时候,池边杂草丛生,在一朵朵五颜六色小花的点缀下,池水显得清澈明亮,宛如瑶池仙境。

    灯芯山,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海丰人社区 HFren.cc

    [color=rgba(0, 0, 0, 0.9)]读小学的时候,学校每年都会举行野外郊游。山头略矮于“马蛤池山”的“灯芯山”是我们常驻的野营地,每次去我们都是乐不思蜀。带上草帽,背上大哥那个掉漆的军壶,提着母亲早早为我准备好的俗称“食隔”的饭盒,里面塞满了萝卜干蛋炒饭,这是我在“灯芯山”最深刻美好的记忆。
    02
    从甲子镇内绕行北经灯芯山村道,到“灯芯山”下差不多上几十公里,想起70年代哥哥姐姐们来这里劳动,一天来来回回都是步行,还得挑担下山,那时候的他们也是15、16岁的少年少女啊!特殊时期造就多少时代英雄,就诞生多少儿女英雄传。

    灯芯山,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海丰人社区 HFren.cc

    灯芯山,曾经也是战争年代退而求次革命最安全的根据地,几代人奋斗的峥嵘奇伟。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期,陆丰三甲地区响应号召,掀起了一波“围海造田”的改革潮风。父亲和大哥、大姐分别被分配到灯芯山、马蛤池山、登山堡、牙岗山等荒山荒坡造林做义务工。

    “围海造田”虽美化了海岸线,改善沿海景观。可却使海港收窄,令水流更急速。最明显的就是海洋污染,一经启动,很多靠近陆地的水域里已经没有了生物活动,海水自净能力减弱,赤潮泛滥。海岸围垦造地是在海边的滩地上圈筑围堤进行垦殖,对海岸滩地的围垦又叫海涂围垦,老家这边对淹在水下的海湾浅滩的围垦又叫围海造田。因“围海造田”会导致湿地减少,进而影响生态功能的发挥。那些年,多次的海水倒灌、水灾内涝加大了台风等自然灾害的风险。

    03
    记得70年代末那个令人发颤的夏夜:天空突然变得黑沉沉的,深邃的蓝色,仿佛蕴含着无尽的狂暴力量。空气夹杂着海水的味道,到处弥漫着湿润,让人感到莫名的紧张。突然天空电闪雷鸣,如同大海的狂怒震嚎。年幼的我不知所措,只盯着被草席压紧的蚊帐还在不停地晃动,随着晃悠的,还有那顶我白天从“西埔园”地里用牵牛花卷成的花挂帽。

    煤油一点点的熄灭了,三姐从床上爬起来再把蜡烛点亮了。这时候父亲、母亲从前屋顺着“穿堂风”来到了我们七姐妹睡觉的后壁间,让我们马上起床到“西埔园”的阔地上避台风。说老房子可能马上要塌下来,我们家又住溪墘内二巷,一旦海水真的倒灌,水灾内涝严重的话,我们家就是头一遭到的灾害风险。

    我们七姐妹急匆匆地滑下床板,只记得父亲大声说:“鞋穿上、鞋穿上!”母亲则从竹匾里给我们七姐妹每个人各抓了一把风干了的黑豆。那黑豆其实是母亲用沙子和生黑豆炒后准备来给父亲泡酒的,这时竟然备了刚需我记得我跑出来的时候是背上了那个军绿色斜跨的小书包,还顺走了那顶白天精心编织的牵牛花“帽挂”。

    那个凌晨三点的夜,当我们前一脚、后一脚跟母亲来到“西埔园”阔地的时候,只看到父亲和大哥已经铺好了帆布架,我直愣愣地看着人声鼎沸的四周,人们在不停地忙碌着,只感觉安全了好多。没过多久,不知道是周围的人们帆布架搭好了还是台风返方向了,风声小了,海水咸涩的味淡了……不一会儿,一缕曙光破晓而出,大家都欢呼起来。
    灯芯山,一个时代的沧海桑田,海丰人社区 HFren.cc

    冬有暖阳贵,般若愈人间。昨夜的大雨滤过山河湖泊,天空朗晴风净,挽一路往日记忆,今日再次走在灯芯山前水库的坝前,恍如隔世。春日下的新叶嫩绿,一片生机盎然。山岭之间绿色互捞渲染,万物蓄势待发。村里是“厝边屋尾耙鼎忙,街长巷浅烟火味。”
    村东头那棵大榕树已有上百来米高了吧!古树无言,以根记事。岁月深长,万物有期,愿山成山,愿树成树,一直很敬重经历了苦难的人,回头还能心怀大爱。愿努力生活的人,各有各的风雨灿烂,花会沿路盛开,一直都是。






    图文:李雪君
    编辑:马泽松
    审核:黄晓萍
    来源:善美东岸

    海丰人社区 - 凝聚海丰人的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微信扫一扫关注海丰人社区公众号


    郑重声明:海丰人社区所有帖子仅代表原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站任何观点与立场,如有违法违规事宜请联系本站处理。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或欣赏,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
    本站系公益性质的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站刊登内容,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感谢理解与支持。

    小黑屋|Archiver|海丰人社区 HFren.cc |意见建议|网站地图

    Powered by HFREN.CC  © 2005-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